Twins楓

    

  時為黃昏之刻。
  雲彩染上一層薄光,楓紅似的淡淡紅光,為灰色的天空上了淡淡的裝。

  陰鬱的都市步入晚年般沉寂的秋天,楓葉紅了,秋葉落了。
  儘管如此,仍比過熱的炎炎夏日多了點活力。

  都市瀰漫著一股委靡不振的幹勁,街上行人各有目的,但看起來卻顯得徬徨無助。
  或許夏日的餘韻未退?這天氣還是讓人悶得窒息。

  汽車以龜速駛過,彷彿隨時都在考慮回轉,朝向家或有床舖之處急駛而去。
  每個人都很累,發自內心的疲憊。
  就連天上那一抹紅霞都在淡去,像在倒數,倒數黑夜降臨。

  墮落之都拖著疲憊的背影沉入黑夜之中,回到城市真正的白日。
  帶點妖媚的霓虹燈光成為城市的太陽,照亮角落,卻抹不去陰影。
  人們的腳步加速,黑夜也跟著加速。

  又是白日,灰灰的雲朵讓太陽無法光彩奪目。
  秋風掃著昨日縱情,撫過灰色的都市。

  風舞,楓落。
  有喧囂的城市,必有靜謐的小路。有灰色的都會,又怎能沒有火紅的楓葉林呢?

  一個黑髮男孩、一個白髮蒼蒼的年老男子,遠處站著一個消瘦的黑髮青年。
  故事這樣開始。

  老人身穿粗布麻衣,一副樸實農夫的樣子,年老的身軀端正的坐在路邊的椅子上。
  故事這樣說的。

  「人們常說,每片都象徵著一個又一個人的靈魂。」他的聲音嘶啞,彷彿受過風吹雨打般殘破沙啞,眼睛笑瞇瞇的,擠出了無法數盡的皺紋。
  他抖了抖身子,天氣愈來愈冷了……

  「嗯。」男孩瞪大著雙眼,那雙黑眸深邃且澄澈,宛若夜中的湖泊,並倒映點點星光,那張稚嫩的臉和帶些頑皮的溫柔眼神正是未經世俗洗禮的最佳證明。
  但願他能永遠如此,只能但願。

  「爺爺,說故事嘛……」他懷著希望的看著老人,在他不多的記憶當中,臉上滿是皺紋的人都很會說故事,皺紋越多,故事越多──而眼前這位老爺爺皺紋可是多到數不清。
  又有故事可聽了──男孩如此想。

  老人皺起眉頭,他不常說故事,也不喜歡故事。
  尤其童話之中有太多謊言和真理,太多太多……

  他思索片刻,週遭事物隨著他的沉默而跟著安靜。
  時過良久,他開口。

  風靜悄悄的,似在傾聽。

  「從前,有一對兄弟,很要好很要好的兄弟……」老人刻意或不經意的瞥了路另一頭的青年一眼。

  聽者有誰呢?或許,風也算是個聽眾。

  「他們……有很多法寶,其中有一個是聆聽風中話語的戒指,還有……」老人伸手接住一片緩緩飄落的楓葉,儘管無風,但楓葉仍緩緩起舞,「一片能改變四季的葉子。」

  老人望著楓葉深深思考,於是又道:「是一片楓葉,很美很美的楓葉,就算百花齊放仍比不上它的美麗,那一片火紅啊!卻一點也不熾熱,裡面呀……」停頓片刻,他故作神秘的一笑,「有著兄弟倆的靈魂,他們是風之神。」

  風又吹了起來,彷彿在自豪的炫耀著。

  「他們用袋子裝起在世界各處旅行後,回去他們那裡的風。並用那只戒指聽著風帶回來的故事……」

  「風帶回去的故事,好聽嗎?」男孩打斷他,好奇的問。

  「不知道,我不曾聽過風說故事……」老人轉著手上的楓葉,同時一手小心的撥亂了男孩柔順的一頭黑髮。
  其實有的,老人曾經聽風說過故事,是很久以前的事了,但到了現在已經沒什麼印象。

  「之後……」老人忽然想起故事的真正結局,他實在無法對一個那麼小的小孩說出那種結局,「之後……」

  「之──後?」男孩拉長聲音,他想問:之後怎麼了嗎?

  「他們覺得只聽風說故事好無聊好無聊,而自己什麼也不能做。」老人正在思索該怎麼改變結局,「於是,哥哥決定帶著弟弟出去,披上披風,帶上寶物,離開自己的家,到各地旅行。」

  「他們一路擊敗許多怪物,成為人人稱讚的英雄。」老人有些單調的說道,他不會編故事,「有一次,是一群搭著飛天船的怪物們攻擊一個叫做天空之城的地方。」

  「哥哥挺身而出,用盡身上的寶物跟有牛角的怪物們對抗,最後……哥哥戰敗了,而弟弟繼續旅行,想為哥哥復仇。」他嘆了口氣,其實戰敗就是死亡,他果然沒有邊故事的天份,「於是他旅行到了一個地方,一個冰天雪地的大陸,那裡有一個地獄的裂口,牛角怪物們都是由那裡進到人間的。」

  「大陸的居民們請求弟弟打敗魔王,而他欣然答應,他急著對哥哥復仇……」老人皺皺眉頭,並不打算更正口誤,「於是他們給他辦了一個狂歡會,歡送弟弟。」

  「弟弟找到一個廢棄的礦坑,那裡通向地獄,他走了進去,看見一個巨大石像,叫做殘暴炎魔。」

  「他用盡身上所有寶物,卻不幸戰敗,從此,再也沒有人向哥哥復仇了。」老人頓了頓,他又說錯了,雖然故事原版差不多是這樣。

  風兒不滿的吹著,老人搓著手,天氣太冷了。

  「結束了?」青年漠不關心的問,不知道是何時接近的。

  「是呀……風止,跟爸爸走吧,漢斯爺爺要離開了,嗯?」老人將楓葉交給男孩,「拿著吧。」

  「爺爺要走了喔。」風止有些心不甘情不願。

  青年抓著他的肩膀,沉著的說:「跟漢斯爺爺說再見!」

  「喔……」男孩不甘心,「爺爺,那下次見面時,能把故事說完嗎?」

  漢斯臉微微地顫抖一下,僅僅一下。
  可能天氣真的太冷了──他心中這麼想著。

  「不是已經說完了嗎?」漢斯有些發抖的說,他向來都不太會說謊。

  故事尚未結束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鷹瞰 偏執悠哉 的頭像
鷹瞰 偏執悠哉

鷹瞰的偏執悠哉Blog

鷹瞰 偏執悠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